demian

除了李枖原,我的人生目前没有啥别的乐趣。

一别两宽 01

[世真呐]

徐伊景拿起酒杯

[是]

一声清脆的酒杯碰击声

[周年快乐]

[伊景也是]

李世真啜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好像撞破什么小秘密一样,嘴上挂起了好看的弧度,对面的人也轻微地挑了挑眉。徐伊景果然还是老样子,同样的餐厅,同样的位置,还有刚刚认证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91。 窗外的首尔依然笼罩在灯火璀璨的外衣下,如果说白天的城市更像是钢铁森林,冷漠的气质似乎会让人催生一种逃离的念头,就像第一次在舞会上见到徐伊景的李世真,夜幕隐去了棱角,在华丽的灯光装饰下,此刻的首尔看起来更像是穿着华服的少女,也许会因为极致之美而让人产生是否是妖怪的幻术的怀疑,但人还是会对这无法抗拒的美动了贪念,哪怕冒上被怪物吞噬的风险,就像站在镜子前对李世真说"想不想要成为自己"的徐伊景。人对记忆的感知很多时候来源于自己的视觉,味觉,嗅觉,此刻的李世真仿佛跌进了时间的暗涌里,顿生一种对于时空的虚无感,她试图通过找不同来破解这个困局,就像柯布破解梦境一样。

啊,李世真突然想到,今天没有看到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总是带着温暖的笑意,不是出于服务人员的职业微笑,而是带着晒过阳光一般的暖意。哦,那个孩子还带着一头卷毛。也许是缘分吧,只有每次周年纪念日来的时候,才会碰见她。

两周年那一次,和徐伊景为了旅行的事冷战,虽然两人达成了共识不要像不成熟的小情侣一样,但是餐桌上的气氛还是十分惨淡。实在是看够了窗外的夜景,李世真将目光投向另一边。在克服了仿佛生理本能---盯徐伊景的冲动后,将目光落在了那个小卷毛的身上,此刻她正在吧台调制饮品,专注的神情让她想起了带着眼镜看报表的某人。再仔细看看,发现眉目之间和某人真的有些相似。这个孩子也好像发现这边盯着看她的客人,回报了一个如春日般和煦的笑容。就是这个笑容,让李世真如触电般清醒过来,这个小卷毛没有丝毫徐伊景的影子。仿佛是为了确认这个结论,李世真突然望向了对面,徐伊景也慌张地将视线移回了窗外,为了掩饰还装作气定神闲地抿了一口红酒。李世真努力了很久还是没有做好表情管理,嘴角上挂上了笑意。李世真心中的小剧场开场了,拳击台上,扑克脸的徐伊景面无表情地将一头卷毛带着和善笑容的徐伊景打倒在地,旁边还有一个带着兔子耳朵挥舞着毛巾大喊"真帅"的自己,啊,冰山徐伊景向自己走来了……

[咳,我还有工作,回家吧]

[啊,好。代表nim]

徐伊景的话中止了正在上演爱情戏的脑洞小剧场,此刻徐伊景眼中的李世真满脸红晕还带着傻笑。徐伊景觉得一阵恶寒,加快了离开的脚步,不顾后人的[等等我,代表nim]的请求,嘴角却挂上了轻微的弧度。 回家的车上,徐伊景依旧闭目养神,李世真几次抛出话题却无人回应。回到家里,洗漱完毕后,李世真床伸手摘下另一边还在看资料的徐伊景的眼镜。

[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明天还有早会。旅行的事我觉得代表的想法是对的,我确实没有考虑到别的因素。代表提议的欧洲挺好的,安全,人文景观多,各方面的条件也完善,我们两个人背包游穷游东南亚的想法确实欠考虑了]

[嗯]

[还有我知道代表很爱我啦,今天偷偷看了我半天,嘿嘿嘿]

[装潢设计还行,最近投资那家艺术餐厅可以找同一家家装事务所。你负责联系]

李世真心想,惯用的招数,本少女才不信你的鬼话,略略略。

[是]

[那个...]李世真主动靠近了徐伊景的耳边

[我啊,还是喜欢冰山,喜欢雪狼。今天多看了两眼的孩子眉眼之间有些许和代表相似,可是她笑了之后,我就知道她不是我的代表。我的代表是不会那样笑的。虽然我的代表不会给我那样的笑容,但是她超级好的,在她的保护下我总能这样笑着。]

[那你的代表很棒]

徐伊景觉得此刻心情很好,脸上挂上很少见的弧度。

[嘿嘿嘿,我是食草动物啦,呆萌温顺金毛狗保护不了,但是这头孤独帅气的雪狼是我的保护神啦,而且这头孤独帅气雪狼还可以进化成怪物嘿嘿嘿]

李世真温热气息打在徐伊景的脸颊上,她好像觉得今晚的酒开始上头了。

[你确定?]

徐伊景伸手关了房间的灯。

那天李世真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想要养一只宠物,和爸爸妈妈说想要一只金毛,但是爸爸妈妈却给她带回了疑似哈士奇的家伙,自己哭闹着要换。爸爸妈妈却说和那个家伙说自己要出远门了,要它好好照顾她,它好像嗷的一声算是答应了。

好像那次冷战后,每次出去旅行的规划自然而然落在徐伊景身上,徐伊景也从来没有出过任何纰漏,一切都很妥当。李世真其实也想带徐伊景体验一下自己心心念念的背包旅行,也许没有在各大度假村舒适惬意的条件,也许会有无法预测状况出现。可是,她从来没有向徐伊景提过自己的想法,她知道徐伊景一定不会同意她的计划并拿出各种理据来说服她,她不想两人再为这种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起争执,毕竟代表给自己的旅行也堪称完美。


好像两人之间也好久爆发过争执了,相处多年的默契让她们都了解并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对方的习惯,努力迎合着对方的喜好,大多数的时候,让步的那一位是李世真。她也知道徐伊景总是有看上去合情合理的理由。但渐渐地,两人都生出了一丝丝叛逆的情绪。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五周年的纪念日,五年前的今天,在这个位置坐着回韩视察的日韩金融徐会长和旗下s画廊李代表。时隔一年见面的两人,在这场名为工作交流的饭局上心照不宣地想要知道对方这一年的状况。但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这个话题,于是在友好交换了日韩金融市场新动态和投资建议后,餐桌气氛陷入了尴尬。李世真不断地用眼神和神色传递着"我有好多话想说但不知道怎么开口后”没有得到对方解围后,开始自暴自弃地狂饮红酒。

在李世真喝下第九杯红酒后,这场饭局逐渐走向了失控的边缘。

[代表你怎么有好几层了哈哈哈哈,是回日本学了忍术嘛。]

[...]

[我最近迷上做了紫菜包饭,玛丽吃了后,她说比米其林餐厅里做的都要好吃。我要不然去开个小餐厅吧。就开在福冈,这样子有人收保护费我也不怕,有代表罩着我啊哈哈哈]

喝醉了的李世真好可爱啊,徐伊景决定陪她继续玩这个无厘头的接龙游戏,自己的生活里很少会有这样的人物,回了日本后,自己的生活更是规律到无趣。她偶尔也会想起来这个总是语出惊人的"语文课代表"。

[那世真有算好要交给我多少保护费嘛?]徐伊景挑了挑眉

[哈哈哈哈哈哈,都给代表,代表想要的,都给。]李世真从包里拿出了钱包,作势要往外掏钱,徐伊景将钱包拿了过来,摇了摇头,替这个已经部分丧失思考功能的人保管了起来。

[啊,我太穷了,太穷了……呜呜呜,钱包里算上信用卡额度也没有10亿。呜呜呜,我给代表的保护费还不比上代表一次给我的零花钱。李世真,你个废物,呜呜呜]

徐伊景听着对面人的哭声愣了神,刚刚还是综艺频道的搞笑艺人怎么突然换到了电视剧频道悲情女主。没把握对面的人接下来要换到那个频道,徐伊景决定终止这场荒唐的对话。

[世真啊...]

徐伊景的话,被对面的正哭得梨花带雨的人打断了。

[我啊,就是一个土汤勺,长相普通,学历一般。一辈子可能就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老了就是常见的游区婶。可是有一个人有一天对我说我是她的万能钥匙,我是她的镜子。]

[遇到她前,我的人生目标是陪着我喜欢的人变老,给她做好多好吃的把她养胖,和她一起看恐怖电影然后假装吓到躲到她的怀里,买一杯饮料然后相互分享,周末了就在家睡懒觉做家务,夏天一起去海边玩吃草莓刨冰,初雪的时候一定要喝啤酒吃炸鸡,还要和她一起养一只名叫自行车的橘猫...]

听到李世真这些话,徐伊景觉得自己的人生可能要走向另外一条路。上述的事没有一件出现在她的计划清单,再进一步,好像连想都不曾想过。原来世真想要生活是这样的嘛?可是对自己而言,陪世真完成上述的任何一件事情的难度远高于给世真10亿零花钱。

[啊,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代表,代表是要登顶的人。我答应过她去建立我自己的王国。可是她回日本去了,呜呜呜。没有她,我还是那面廉价的镜子,呜呜呜。就连送给我一日元护身符她也拿走了,呜呜呜]

徐伊景没有制止或哄劝对面的正在哭泣的人,这个时候应该放肆地哭出来比较好受吧。

李世真的话,好像触到了徐伊景看似牢不可破的盔甲最薄弱的一处,一处名叫弱点的地方,这些话每个字都击打着她的心脏。想了半天,还是开了口

[为什么不去日本找我]

徐伊景觉得世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半分钟。

[作业还没完成好,老师会骂我的。我不想成为她心中只会说大话的学生,呜呜呜]

李世真心中最后一根弦绷断了,原来把小心压藏在心底的话说给那个人听,自己并不会感觉如释重负。她觉得自己仿佛一丝不挂地裸露在徐伊景面前,完全丧失了体面地与对方告别的可能性。

李世真强忍了半天的哭声渐渐放开,在她走后的一年里,就算在孙玛丽面前她也没有这么失态过,酒过三巡后,有那么几次情绪泛滥的时候,眼角也许会不自觉地渗出水分,她会一把抱住玛丽用感叹友情的话掩饰过去。一个人独自在画廊的休息室里,自己做自己的陪酒常务的时候,她爱上了看纯爱电影。她学会合理地在电影里男女主角告别的时候小声地抽泣。可是今天在看到这个人真真切切地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压藏在心底的情绪全部翻涌上来,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有那么大的委屈。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埋怨徐伊景,留在韩国也是自己的决定,但她还是责怪这个人为什么不要自己去日本,于公她是S画廊的幕后老板,于私自己答应过她会随时回到她的身边。难道在日本的一年里,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缺位感到不适?是自己一直给两人相处的种种加了太厚的暗恋者滤镜,才会产生对方离不开自己的错觉。这一年,她疯狂地用工作填满自己的时间,一方面是想早日做出成绩去见徐伊景,另一方面也是不敢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时间。虽然许多细节如过分频繁的视频会议,工作邮件里夹杂几句日常问候,金作家的各种小道消息证实两人的情愫,但李世真也不敢忽视另一种可能性--徐伊景对她的感情还有到考虑她在一起的程度。

徐伊景叹一口气,尽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语调似乎和日常没有太大的变化。

[可我不是世真你的老师,世真你也并不是我的学生不是吗?]

[我不否认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世真你能力出众,会是一个很好的助手。]

徐伊景挑了一下眉

[可是我必须承认这是我的失误]

看着对面的人停下了哭声,抬起头望着自己。红红的眼睛就像一只刚刚被抢走胡萝卜的兔子,所以自己是那个偷走胡萝卜的恶霸嘛?

[所以...]

[我又被解雇了嘛?]

李世真冷冷地打断了徐伊景的话。

徐伊景从震惊的情绪中恢复后,开始怀疑起了李世真的理解能力。

TBC

P.S

1.今年遇到了挺多的事情,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真的非常谢谢各位喜爱一元CP朋友的文,让我度过这段非常难熬的时间,有时候停下来休息一下,再继续出发也不是坏事。

2.这篇文章是想写世真和伊景如何面对两人的感情危机。

3.本人文笔真的超级烂,所以其实还是很忐忑的。希望能评论的朋友能多给些建议。🙏

4.故事的时间线是相处第七年的纪念日,但前期会有挺多回忆的内容。努力想不要徐伊景ooc,不过这歌傲娇鬼真的太难写,只能少台词多内心戏hhh

5.不会弃坑,一定会坚持到fin。不过更得会比较慢,因为空闲时间真的很少。有时间有想法就写。

6.目前的小野心就是把我喜欢的梗都来一遍,已经留了一些伏笔。








谢谢,你们俩的勇气。
饭上你们可能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嘻嘻~替我的傻惠惠开个荒~要和我一起复仇吗?

替我惠先占个坑~开荒贴